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把大餐拍成小菜

时间:2017-10-20 09:17 来源:网络整理



玛丽莎·托梅


小罗伯特·唐尼

  NO.541

  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67分

  观影时间:9月12日

  观影地点:百老汇影城 国瑞城店

  观影人数:15人

  时隔三年,蜘蛛侠再次登陆内地院线,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(后简称《英雄归来》)凭借前期高口碑以880万的成绩拿下午夜场,这个成绩比《银河护卫队》的午夜场成绩高出200万,上映首周末平均排片超50%,至截稿前累计票房已突破5.5亿。

  “典型的漫威,不典型的蜘蛛侠”,《英雄归来》导演乔·沃茨以及新蜘蛛侠扮演者汤姆·赫兰德都对新京报记者的这个评价表示赞同,沃茨表示,“人们去看漫威电影,往往就是期待想看到最酷的动作和最炫的特效,但我想现在看漫威电影的人更期待看到出其不意的地方。”

  整体而言,《英雄归来》尝试将剧情与场面平衡,但却未能更巧妙地将两者合二为一,以至于贴近生活化的剧情和影片英雄主义类型产生了一定的割裂感,影片的时长也稍显拖沓。剧情方面还要更多思考所谓“邻家英雄”与大场面的配合,仍可期待导演下次的尝试。

  采写

 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

  正面

  越年轻越起范儿

  第一代蜘蛛侠托比·马奎尔拍摄第一部《蜘蛛侠》时27岁,第二代蜘蛛侠安德鲁·加菲尔德拍摄《超凡蜘蛛侠》时29岁,而第三代汤姆·赫兰德拍摄《英雄归来》时只有20岁,是最年轻的蜘蛛侠。20岁的汤姆要演15岁的彼得·帕克,除了脸庞要青春,声音也要稍显稚气,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话痨般的角色,他需要把声音变得偏女声同时要有些尖锐,事实上早在2012年他就因为辨识度极高的声音,为吉卜力的动画配过音,他承认这让他在口音的控制上更加得心应手。

  越平凡越新鲜

  根据美国多家媒体和评论网站IGN评选的百大漫画超级英雄排行榜上,蜘蛛侠是漫威漫画的排位最高者。怎样让这个从2002年就启动、接连拍了3个版本的《蜘蛛侠》系列有新鲜感?《英雄归来》的彼得·帕克只有15岁,按套路应该再被蜘蛛咬一次、亲眼目睹叔叔死一次,但这些观众熟悉的剧情不复存在,在“重启”中带有“续集”的意味。同时影片也将前几部的情爱模式降到最低,若是高中生就爱到刻骨铭心、生离死别,剧情也显得很不合理。

  越低调越合理

  很多续集、翻拍电影创作者难免落入一个俗套,就是要续集“大”过上一部,例如第一部是炸大厦、第二部就要炸机场、第三部索性要炸掉整个地球,而《英雄归来》承接《美队3》,按理说是要加入一个野心勃勃毁天灭地的大反派。然而,反派秃鹫只是一介普通商人,只想一家人生活得好,他没有意图长命百岁或是控制世界发展,本想低调地变发达,这样的反派很接地气,也能激发观众的同理心,不用什么科技集团老板、不用外星生命或是超能力者,蜘蛛侠的死对头就这么简单平凡。

  反面

  高科技是双刃剑

  如今漫威年年“炒冷饭”,几乎每部电影都会出动“全家福拜年”,作为观众来说确实会有审美疲劳。例如有蜘蛛侠的原著粉丝就表示,看着蜘蛛侠的红蓝战衣配满钢铁侠的发明时,实在百感交集。这样一件功能过多的战衣完全掩盖了蜘蛛侠运用自身能力的灵活性,过往人们最津津乐道的就是蜘蛛侠收放自如、潇洒穿梭,而被人工智能有逻辑地操控,好像任何人得到战衣都有能力成为大半个蜘蛛侠,这样的重复感自然削弱了蜘蛛侠的专属特性。

  打斗与家庭难兼顾

  《英雄归来》有意以不同层面来展示蜘蛛侠的成长,但由于跳跃过大,未能妥善地让其在小人物和超级英雄之间切换,刺激的大场面反而不及影片中的小细节。例如片尾的蜘蛛侠决战秃鹫,本应该算是全片最激烈的部分,但作用却微不足道。当蜘蛛侠与秃鹫熟悉对方身份后,便迅速进入决战,整个场面主要集中于在飞机上的求生,双方的对抗打斗显得简略而缺少升华。除了打斗画面欠刺激,貌美的梅姨、钢铁侠与美国队长有时强行频繁出现,也构成了生硬的堆砌,让本来就稍显散漫的叙事更加分散。

  节奏拖沓,彩蛋坑人

  为了向青春类型片的角度看齐,宅男小群体受排挤,怪咖追女神,毕业舞会凑对等等美式青春片的经典桥段在《英雄归来》中纷纷上演,这样的细节太多从而消减了故事的紧张感和矛盾冲突。至于受争议最大的片尾最后一个彩蛋,明显和观众开了一个玩笑,美国队长的冷笑话把观众吊高的期待一下变成了冷场,这种不尴不尬的结果也像整部影片的缩影:把大片拍成小片虽然有创意,但想吃大餐的观众只吃到了小菜,难免有点不爽。

  主创谈

  问:蜘蛛侠是个很爱讲话的角色,怎么做到话很多但却不令人厌烦?





上一篇:《蜘蛛侠英雄归来》全球票房达8.2亿美金 小蜘蛛勇斗秃鹰
下一篇: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:超级英雄电影中的美国
相关文章